慷慨悲歌“许青天”——晚唐著名诗人许浑

许浑(生卒年不详),字用晦(一作仲晦),武则天时宰相许圉师六世孙,二十五岁前家居洛阳,后迁居江南。他三十二岁时进士及第,步入仕途,从县令开始直至刺史。他是晚唐最具影响力的诗人之一,其诗以怀古、田园题材为佳。

许浑三十二岁时考中进士,步入仕途,开始任当涂县令。到任不久,该县发生一起儿媳打死婆母的人命案。许浑当即到案发村庄调查,原来杀人者乃一悍妇袁氏,此妇四十余岁,横行乡里,殴打乡邻乃寻常事。经许浑查证,此妇乃当涂县尉(相当于今之县公安局局长)的岳母,依仗权势,胡作非为。此县尉上有高官庇护,所以村人不敢与其对抗。许浑十分气愤,当即将此悍妇拘捕,依法处死。许浑因此获得“许青天”的赞誉。县尉不满,发动各种关系试图报复,案情直至朝廷。但许浑据《唐律》直陈己见,上级无奈,将他改任太平县令。

许浑大中年间入为监察御史,因病乞归,后复出仕,任润州司马。历虞部员外郎,转睦、郢二州刺史。到任后,他兴水利,重农桑,在时局动荡、藩镇割据的形势下,也算做了好事。

许浑为人洒脱,不到二十岁即参加进士考试,虽然屡试屡败,但他并不为意,开始游历,南到浙江,北到燕赵,西过咸阳,东至齐鲁,随物赋形,即兴写诗。他在咸阳写了首名扬诗坛的杰作——《咸阳城东楼》:“一上高城万里愁,蒹葭杨柳似汀洲。溪云初起日沈阁,山雨欲来风满楼。鸟下绿芜秦苑夕,蝉鸣黄叶汉宫秋。行人莫问当年事,故国东来渭水流。”他的好友杜牧称赞这首诗中“山雨欲来风满楼”为“绝好之句”。

许浑的诗几乎每首都有含“水”“雨”的句子,时人称之为“许浑千首湿(诗),杜甫一生愁”。如《谢亭送别》:“劳歌一曲解行舟,红叶青山水急流。日暮酒醒人已远,满天风雨下西楼。”再如《郊园秋日送洛中友人》:“楚水西来天际流,感时伤别思悠悠。一尊酒尽青山暮,万里书回碧树秋。日落远波惊宿雁,风吹轻浪起眠鸥。嵩阳亲友如相问,潘岳闲居欲白头。”

还有《金陵怀古》《汴河亭》等,首首离不开水。有人问他:“君为何如此爱水,几乎每首诗都有‘水’字?”许浑笑说:“我姓许,名浑。浑者,水中之军也,如果无水,怎可称水军呢?”

许浑的诗,咏叹对象的范围并不广,主要伤时感事,抒发怀古之情及个人的愁苦忧郁。《唐才子传》说许浑是“慷慨悲歌之士”。

唐经安史之乱后,国力日益衰颓,地方官员贪腐成性,民不聊生。一个王朝已到暮年,而自己又无力回天,所以,只能以诗言志表情而已。如《秋日赴阙题潼关驿楼》:“红叶晚萧萧,长亭酒一瓢。残云归太华,疏雨过中条。树色随山迥,河声入海遥。帝乡明日到,犹自梦渔樵。”想当初,安禄山的军队是如何破潼关而占领长安的啊!如此要地,为何最高当权者不牵挂呢?

而《汴河亭》更显露出作者忧国之心:“广陵花盛帝东游,先劈昆仑一派流。百二禁兵辞象阙,三千宫女下龙舟。凝云鼓震星辰动,拂浪旗开日月浮。四海义师归有道,迷楼还似景阳楼。”诗写隋炀帝修运河、造龙舟,荒淫无度,终于导致在扬州被杀,隋朝灭亡。借古讽今,隐含劝诫之意。(朱宏卿)

Related Pos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