葛洪大道} 头春品水谷花闻香—— 秋茶之韵

茶是合着节气、杂揉地域的生灵,不同的季节,做茶、饮茶、烹茶亦不同。依据季节变化和茶树新梢生长的间歇而定,茶可分为春茶、夏茶与秋茶。

秋茶历史的记载并不多,大概因为唐代以前,茶农只采春茶,秋冬茶一概留养的缘故。只在晚唐期间,一位和杜甫齐名的诗人许浑的诗里见到秋茶垂露细,寒菊带霜甘的句子,另张籍也在《和左司元郎中秋居十首》里提到:秋茶莫夜余,新自作松浆。寥寥无几的叙述里,虽无法窥见秋茶之全貌,但也得知从晚唐起,民间已有喝秋茶的习惯。

秋茶真正的普及,大约还是从宋朝起,陆游曾在诗作里提到:园丁种冬菜,邻女卖秋茶。及邻父筑场收早稼,溪姑负笼卖秋茶。深谙养生之道的陆游,一生爱茶,痴茶,想必对秋茶亦是甚为喜爱的,不然,也不会初到荣州,就急忙地炉堆兽炽石炭,瓦鼎号蚓煎秋茶了。

谷花茶即为秋茶。于9月末至11月初采收。这时正是丰收季节,谷花飘香,田野一片金黄。在稻谷扬花时茶树又生发出一轮白毫丰厚、肥壮饱满的新芽,故称为谷花茶。

这时的天气晴爽,气温多在24-28℃间,十分有利于花香型芳香物质的形成,故秋茶的成茶常有季节性高香。加之时令秋高气爽,为加工晒青毛茶的最好天时,谷花茶口感纯和,味淡香如荷,芽头粗壮,叶子饱满,内容物丰富,和春茶相比,不相仲伯。

旧时云南制茶将一年中的原料按时节分为四季:春茶、二水茶、三水茶、四水茶(谷花茶)。建国后的1958年,国家废除旧时晒青毛茶按采摘时节命名的习惯,将原来称为春尖,春中,春尾,二水,谷花等旧名,不分季节而一律按质量(嫩度)分为五级十等。但实际上产茶季节对茶叶品质的影响是极大的,对晒青茶而言,春茶和谷花茶是最佳的原料。

春茶于2-4月间采收,茶树经过冬眠后,内部储存了许多营养成分。以清明节后15天内采收的春茶为上品,多采一芽一叶,芽蕊细而白,叶片较肥壮厚实,毫毛较多,叶片脉络细密,叶缘锯齿不明显。春茶香气高、滋味鲜醇、汤色桔黄透亮,是一年中加工普洱茶最好的原料,也是茶厂原料收购人员最忙碌的季节;

夏茶于5-7月间采收,这时是西双版纳降雨量最大、雨水最集中的季节,所以也称雨水茶,和春茶比较,滋味、汤色及茶叶等级相对较差,杆粗叶大、叶片薄老叶多,叶缘锯齿明显,苦涩味重。另外,因雨水频繁晴天少,无法进行晒菁,只好将大部分夏茶经烘菁加工后制成绿茶;

秋茶于9月末至11月初采收。谷花茶品质优于夏茶,虽不及春茶浓厚,却有口感平和、苦涩度低、香气细腻特点。谷花茶产量不高,由于其成茶颜色金黄、满披银毫,外观十分美观,在旧时价格高于春茶,往往用作沱茶、饼茶的撒面的装饰。

⑵超值的性价比,晚秋香气虽不比春茶上扬,但价格确通常比春茶便宜很多,同一棵树上的古树,季节不同而已,各有特色。

⑶真正的秋茶产量少,收藏空间大,10年后不是行家是比对不出差别的。秋茶可作为日常品饮之用,秋茶转化快,耐泡度丝毫不逊色,口感好。

秋天是烂多彩的季节,所以谷花茶的汤虽然不如春茶那般单纯明亮,却也自有特色。凝重金黄,端庄大方。

秋天是谷子成熟的季节,所以谷花茶的香虽然不如春茶那般浓妆艳抹,却也特立独行。浓淡适中,浑厚沉着。

秋天是喜获丰收的季节,所以谷花茶的味虽然不如春茶那般饱满丰富,却也别具一格,温婉柔顺,甜糯沉稳。

历夏临秋,时光如梭,枝头的普洱茶叶吸收了两季充盈的营养,体态自然壮硕肥厚,沉淀下来的,自是她那丰膄的秋日景象。

秋茶茶味清香柔软,采摘有限,更显弥足珍贵。悠远的气息,清凉的韵味,能喝到是缘分,亦是福气,更是生命里一场迷人的邂逅。

Related Post